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】(43)【作者:LIQUID82】
【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】(43)【作者:LIQUID82】
字数:5121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第四十三章

  我和琳琳眼前一亮,两个美丽的孕妇出现在我们的面前,身上穿的衣服让我的鸡巴不由翘得老高。魏贞穿着女仆装,乌黑的秀发上套着雪白的头箍,俏脸上是哀羞的表情——只要往下看,自然就能知道她呈现这种表情的原因:这是一件情趣女仆装,两条荷叶边的吊带挂在魏贞瘦弱的香肩上,吊带吊着一件马甲,承载着美熟母硕大无比的N罩杯大奶瓜,马甲的扣带被白花花的暴涨乳肉绷得紧紧的,透过快要断掉的扣带间隙,可以看到熟肉母宠深邃无比的乳沟。夸张的是,在沉甸甸的丰乳下面,马甲的扣子敞开,露出圆滚滚的雪白孕腹,向人昭告着美妇人失贞的耻辱。

  下半身的裙子也短的促狭,露出两条圆润丰腴的粉腿,两根黑色吊带像两条鞭痕一样嵌进白花花的大腿,吊起过膝的黑色丝袜,脚下则勾着黑亮的高跟鞋,鞋帮很高,让身怀六甲的魏贞不由摇摇晃晃保持平衡,荡起阵阵勾人的乳浪。另一边的何蕊则穿着水手服,小学生般的幼嫩脸蛋红扑扑的,诱人的秀颈下的水手服包裹着两只长势喜人的大乳瓜,因为奶子过肥,本来给初中生穿的水手服被迫成了露脐装,露出即将瓜熟蒂落的雪白肚皮。下身的短裙也和她妈妈一样节省布料,两条光溜溜的粉嫩大腿下穿着可爱的泡泡袜。

  琳琳回过神来,指挥她们摆出各种诱人的姿势拍照。正面拍完了,接下来是背面。只见母女两齐齐转过笨重的身子,另一番美景呈现在我们面前。从背后看,两人的身子仍旧十分窈窕,瘦弱的香肩、优美的粉背。水蛇般的细腰,令人看得心头火起、胯下枪立。母女两个智能肉便器仿佛测到了主人的脑电波,双双掀起短裙,露出油光光的大白屁股。魏贞的安产型豪臀本来就肥得惊人,怀孕后又涨了一圈,快赶上她妹妹魏洁的大小了。夸张的雪脂臀山上划过两条黑色的吊带,深深嵌进肥嫩的屁股肉里,仿佛要从中榨出水来。两片巨大的臀瓣挤压成出一条深邃的臀缝,黑色蕾丝内裤被贪婪的大屁股吃进成了一条可怜巴巴的丁字裤。真他妈不要脸啊。

  想到魏洁那只比姐姐还大的惊天巨臀,我的肉棒硬得像铁棍一样。迟早我会让这对姐妹赤裸着惹火的浪肉,并排跪在床上,撅起创世界纪录的巨大熟臀向我讨好地摇晃,拼命扒开自己的臀缝,让我尊贵的大鸡巴在两个多汁的蜜穴和两个紧凑的肛洞中恣意进出。

  再看何蕊,白花花的屁股也大得离谱。被臀缝吞没的雪白三角裤很显眼,因为何蕊的肤色就像最纯的新雪、最上品的羊脂玉一样又白又润,衬托之下,显得三角裤的布料都暗沉了。想起三角裤下紧凑多汁咯得鸡巴都疼的小嫩穴、这身娇艳无比、一捏就红的嫩肉以及不堪挞伐的哀啼娇喘,我的肉棒涨得生疼。等到地牢落成,我会在这对母女丰美的大骚臀上用烙铁上烙上记号,彻底成为我的专用玩具、马桶和生育机器。

  母女俩认命地根据琳琳的指示摆出各种姿态,随着动作的变幻,荡起一阵阵下流的乳浪臀波,引人注目的是,母女俩的胯下始终湿润润的,内裤上总是印着淫猥的湿迹,脱下来时与骚逼之间总能拖出一条水丝,显示出她们高昂的性欲。好不容易等到琳琳拍好,我的鸡巴也涨得不行了,趁着她们回去换衣服,我悄悄拉住魏贞的手,把她带到储藏室的小隔间。穿着女仆服的魏贞驯顺地跪在地下,我掏出大鸡吧就塞在魏贞的小嘴,按着她的头直顶深喉,魏贞难过地发出呜咽声,被我操得气也闯不过来,很快我就在魏贞的小嘴里泻了火。

  拍摄完成,我请琳琳留下来体验特殊的服务。我带琳琳进了浴室,浴室里热气蒸腾,早已准备好了洗澡的准备。我和琳琳光着身子坐在浴凳上。琳琳的身材不错,不过比起魏贞就和没发育的女孩一样。过了一会儿,浴室中进来两个身影,琳琳「啊」的一声惊呼,原来是魏贞和何蕊光着身子走进来了。不过她们的手都背在背后,那是我刚才用手铐把她们反铐起来。魏贞和何蕊双手反铐,挺着夸张的大奶子和雪白的孕腹,像犯人一样走进了浴室。

  我让她们走近,忽然两手伸出,各伸到魏贞和何蕊的胯下,准确地捏住了她们的阴核。母女俩「啊」的同时惨呼,我却下手不饶人,狠狠掐着她们的阴核。奶牛和母狗疼得俏脸扭曲,哀求道:「疼、疼……」眼泪都流下来了,痛得双腿痉挛般地张开微蹲。约莫两分钟后,我才放开魔爪,手上已经湿淋淋地沾满了淫水。我说:「魏姐、小蕊,你们一天到晚想着被人操,逼里总是湿得不像话,我让你们清醒一下。」母女俩留泪点了点头。我一手一个拍了拍她们的大奶子,笑道:「开始吧。」

  魏贞和何蕊身子俯下,用地上放的两只大盆里的沐浴露打湿自己的奶子和孕腹,然后走到跨坐在我们的腿上——魏贞跨坐在琳琳的腿上,何蕊跨坐在我的腿上,开始我们做起人肉澡的服务。母女俩乖巧地用大奶子和孕腹为我们打上沐浴露,因为双手被反铐,所以动作相当吃力,不过也给人带来恶作剧的乐趣。琳琳与魏贞第一次肉身相亲,连连赞叹魏贞肌肤的丝滑,她捏起魏贞的一小片乳肉,啧啧说道:「真是又嫩又滑又有弹性,像婴儿一样。」魏贞脸上闪过羞红,眼中却流露着悲哀的神情。

  我们享受着母女俩的人肉洗澡服务,何蕊洗得特别认真,热乎乎的香甜鼻息喷在我的身上,再加上淫靡的肉香,令我刚刚射精的肉棒又精神勃勃地挺立起来。我看到在琳琳身前一蹲一起的魏贞,骚浪的大屁股上上下下令人恼火,起了促狭的心思,伸出手掌,「啪」的给了她一记屁光,抖起一阵臀波。魏贞冷不防停了片刻,像一头被恶作剧惊扰到的奶牛,很快又恢复了工作,磨盘般的超级大屁股继续上上下下。

  我和琳琳又享受了母女两人的骚逼刷手臂,最后把身子洗干净了,又享受了魏贞和何蕊的唇舌服务。魏贞的小骚舌是一绝,舔得琳琳爽的浑身颤抖,等到魏贞跪下来在琳琳的胯间给她舔逼,琳琳舒服地用大腿根夹住魏贞的头。

  洗好澡后,琳琳满意地走了,并告诉我写真集很快就会出版,到时会带给我。合上门,我的脑海中蹦出了另一个计划,嘴角露出一丝微笑。

  又是新的一天,我接了何惠来到我家。享受了何惠的手艺后,我和何惠情不自禁地黏在了一起,我的大手伸入何惠的内裤中,何惠的小骚逼早已湿得不像话了。我在何惠耳边轻咬,说了一个主意,何惠听了晕生双颊,粉拳连锤我的胸膛,骂道:「流氓!」我呵呵一笑,在她的招牌大屁股上拍了一掌。何惠被我带着来到卧室。何惠嬉笑地被我推到床上,淫荡地打开双腿。真他妈下贱啊,我心里暗骂,丢给她一个枕头,笑道:「开始吧。」

  何惠低声骂了一句,遵照我的嘱咐,褪下自己的内裤丢到一边,抱住枕头遮住自己的脸,伸手到胯下自慰起来。不久之后,何惠的呻吟声就急促起来,变得异常淫荡。我津津有味地看着,趁机做了某个动作。猛然间,何惠的两只秀气的脚弯成弓一般,一阵痉挛,「滋」的一下,胯下喷出一道晶莹的液体,何惠竟然自慰到潮吹了!

  何惠吐出一口粗气,似有遗憾般放下枕头,满脸潮红地看着我,忽然之间,何惠发出一声尖锐的惨叫,整张俏脸竟恐惧到扭曲起来!

  原来,何惠看到卧室的门两边各摆着一个箱子,箱子的盖子此时已经打开,两个箱子中各有一个女人,被迫摆出极为羞耻的姿势,双手抱在头后面,双腿M形状岔开,露出一丝不挂的硕乳和骚逼,更夸张的是,她们的肚子都已沉甸甸的身怀六甲!

  这两个女人,何惠再也熟悉不过,正是她的母亲魏贞和妹妹何蕊!

  魏贞和何蕊的嘴里塞着塞口球,不能讲话。魏贞看着何惠,早已泪流满面。这正是我的一个巧妙设计。这两口箱子就是以前曾经关过何蕊的调教箱,我把它们竖起来放在卧室里,把魏贞和何蕊母女关在其中。何惠自然不会注意这两口外表平平无奇的箱子,在我的嘱咐下淫贱地手淫起来。她绝不会想到我会在她抱着枕头自慰时,悄悄打开箱盖,让魏贞和何蕊亲眼目睹了这个宝贝女儿、优秀姐姐下贱到猪狗不如的自慰全过程。

  真是别出心裁的母女相见啊,我得意洋洋地欣赏着这一幕人伦惨剧。我俯身在魏贞的耳边,摘掉她的塞口球,像抚摸宠物一样抚摸着她的秀发,指着何惠,笑道:「你看你的宝贝女儿。」魏贞喃喃道:「我做了什么孽……我做了什么孽」眼泪无声地流下。

  我哈哈一笑,走到床前。何惠这时反应过来,柳眉倒竖,大声喝道:「滚!你这个流氓……滚!」气急之下把枕头朝我丢过来。我把枕头往边上一甩,扑倒何惠身上,何惠粉腿乱蹬,踢得我费了好大劲儿才制服,我的手掌忽然一阵剧痛,竟被何惠咬了一口。何惠趁机逃到门口,说时迟那时快,我以篮球场上的速度拦住了她,把她又摔到床上。何惠本能护住自己的孕腹。怀孕让女人丧失了反抗能力。

  我看了看手上何惠咬过的伤痕,都已经出血了,疼痛让我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狰狞着脸想要去揍何惠。忽然大腿一紧,我低头一看,原来是魏贞抱住了我的腿,只听她求道:「孩子不懂事……徐总,你饶过她吧……」我一拳锤在魏贞的肩窝上,魏贞痛得惨哼一声,依旧抱着我的腿,力气远远比平常大,可是怎能拦住我这个散打高手?我抓住她的头,一脚把她踢到一边,她被我撞得嘴角流血。那边何蕊看到妈妈被踢打,不禁呜呜哭了起来。

  我爬上床,何惠依旧拳打脚踢,骂道:「你这个恶魔……你这个畜生……」说时迟那时快,我以篮板的力量「啪啪」抽了何惠两记耳光,何惠被抽得口鼻流血,愣了片刻,捂住自己的半边脸颊哭了起来。我不禁想起以前看相的朋友的话,何惠看似是个娇蛮的女孩,其实是很软弱的。我知道现在我已经把她坚硬的壳给打碎了,结下来就是品尝美味的果肉。

  魏贞见女儿哭了,也顾不得自己受伤,爬上床说:「小惠,你别哭,妈妈…」话没说完,脸上被何惠重重蹬了一脚。何惠红着眼、流着泪,指着魏贞骂道:「你这个不要脸的骚货,不知羞耻的贱人,你不是我妈妈,我没你这婊子妈妈…」女儿的话像一根根针,扎进魏贞的心里。魏贞被骂得呆了一呆,神情恍惚,我听得生气,又是一记大头耳光甩在何惠脸上,骂她:「你是畜生么?怎么和妈妈说话?你妈为你付出多少你知道么?」

  何惠抚着自己的脸颊,俏脸都哭得变形了,语无伦次地骂着我和魏贞。魏贞怕我再打何惠,紧紧抱住我,一边讨好地用赤裸的大奶子蹭着我的背,一边不住说:「好啦好啦。」我骂骂咧咧地下了床,坐在正对床的椅子上,魏贞趁机跪在我的胯下,不住说:「好啦好啦,奶牛给徐总泻泻火。」熟练地从我的裤裆中掏出大鸡巴,红唇一张,津津有味地裹了起来。魏贞的小嘴被我撑得又大又圆,一边还魅惑地用犹带泪水的妙目像个婊子一样朝我抛媚眼。

  何惠见魏贞跪在我胯下,不知羞耻地露着一身浪肉给我卖力吹箫,大骂:「真不要脸,下流,像头母猪一样!」听着女儿的谩骂,满脸都是凄凉的神色,仿佛自暴自弃似地加快了头前后移动的频率,吹得更卖力了。我却火不打一处来,一把把魏贞推开。魏贞死命抱住我的大腿,脸蹭在我的大鸡巴上,说:「徐总息怒,徐总息怒,不要和小孩子一般见识。」我忽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,冷笑一声,从墙上摘下一个皮套,从皮套里拿出一条柔软的东西。魏贞一看,脸色变得惨白,原来这东西她平常收拾家具的时候看过,是一条皮鞭。我狞笑着把皮鞭在空气中抽出「呼呼」的声音,喝道:「叫你在骂!」「呼」的一声,朝何惠抽了过去。
  鞭子落下,抽在何惠胸前,虽然隔着衣服,还是让何惠惨叫一声。魏贞不忍心,抱住我拿鞭子的手,说:「不要打了,不要打了。」我喝道:「你这女儿这么不肖,骂你是婊子,我怎么能不打?」魏贞哭着说:「要打就打我吧,是我不好,是我不要脸……对了,我代女儿挨鞭子。」我沉着脸说:「真的么?」魏贞哭道:「是的,你来打我吧。」

  我说:「好,魏姐,就抽五鞭吧,下次要是再有这种事,加重处罚!」魏贞哭着说:「是,是!」我让魏贞跪在地上,指着魏贞的背说:「第一鞭!」魏贞瑟瑟发抖,我举起鞭子,「啪」的一声抽在魏贞的香背上,魏贞一声惨呼,雪白的香背上已多了一条血痕。我喝道:「屁股撅起来!」魏贞战战巍巍地把大屁股撅起来。我喝道:「第二鞭!」又是风声响过,接着是一声皮鞭着肉的声音,魏贞惨哼一声,大白屁股上多了一条凄楚的伤痕。

  我用鞭子顶顶魏贞的伤痕,魏贞痛的惨啼。我看了一眼何惠,她看到母亲的惨状,惊讶得骂不出声来。我让魏贞站起来,挺起胸。魏贞颤抖着把硕大的肥乳高高挺起。我喝道:「第三鞭!」鞭子抽在魏贞N罩杯的香乳上,两只奶子被鞭子抽的往边上甩过,随着魏贞的惨哼,一道伤痕在魏贞雪白的乳肉上浮现出来。我用鞭梢促狭地戳了戳魏贞的奶头,喝道:「第四鞭!」「啪」的一声,鞭子准确地抽中了魏贞的奶头。女人的奶头何等敏感,魏贞终于痛的像个小女孩一样啼哭起来。我等她哭了一会儿,让魏贞张开大腿。魏贞知道我的第五鞭打在哪里,梨花带雨的脸上满是恐惧的神色,不过为了女儿,她还是张开了腿。我喝道:「第五鞭!」鞭子抽在魏贞的阴户上,魏贞哀嚎一声,阴蒂被抽得血红,尿道口一阵抽搐,「滋」的一下,竟被我打出尿来。「滋」的一下,竟被我打出尿来。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