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她把身体给了我【完】
她把身体给了我【完】
 那个周三的下午,是一个特别的日子,白云和张海一起从学校离开,一起去了了他的小窝。
 
  白云心里很明白他要干什么,自己不感到害怕,而有一种渴望被张海侵犯的愿望。所以在沙发上开始时,他只是试探性的抱住白云的纤腰,很明显的,白云抖了一下,但此后就没有什么反应。他开始大起胆子,手越来越不安份,摸往胸部,接着伸到白云的衣服内,接触到白云那光滑柔软的身体,让他理智全失,他忍不住将裤子拉链打开,涨的硬梆梆的二十公分长的鸡巴立刻弹出来,色心大起,他竟把白云的手拉过去,准备要白云帮他自慰。白云羞涩的问:“你想干什么?”张海说:“你答应过我,给我你的身体!”白云低下头说:“嗯,你让我去洗个澡!”张海松开了他点点头。白云深情的看了他一眼,站起来走进卫生间。
  
  大约是半个小时后,白云刚洗完澡,经过他的房间,他竟然房门大开全身赤裸的露着那根大肉棒在看书。白云围着粉红浴巾站在门口,他立刻起身把白云拉进他房里,并关上房门。围着浴巾的白云,身下并没有任何可以遮蔽的衣服,由他看白云的目光,可以感觉到他知道,他立刻拉掉白云的浴巾,白云赤裸的身体就这样映入他的眼中。张海把白云弄到床上仰卧着后,立刻便压住白云的身体,伸手抱住她的腰…… 白云并没有抗拒(因为白云知道没有用),这让他更加大胆,手开始在白云的身体上移动……慢慢的,他一只手攀上白云丰满的酥胸上,不停的抚摸白云柔软的胸部,白云任由他抚摸着白云敏感的胸脯……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放肆摸白云的身体,他忍不住伸手握住白云36D的乳房,他的手掌几乎无法掌握,但是胸型很美,虽是平躺着,乳房仍是向上坚挺,乳肉雪白,乳晕有大,乳头粉红,他好奇的在白云的上半身抚摸,看着白云的脸跟身体都越来越红越热,呼吸也急促……他将嘴巴凑上去,慢慢的轻舔白云的乳峰,雪白的乳房和粉红色的乳头随着呼吸上下起伏,而黑森林下的小缝也微微渗出亮晶晶的淫水……
  
  此时他的鸡巴也涨的硬梆梆的翘起,于是他立刻将大肉枪对准白云的处女嫩穴,白云全身有如触电般颤抖。“海…嗯……啊……嗯……” 听到白云的叫声张海才想到现在进入太早了,于是他将中指朝白云的处女穴探索,白云的处女禁地已经开始泛滥了,他的手指开始往更深处前进,白云的反应来得很快,开始在他的身下扭动、呻吟,他轻轻地揉搓白云的乳房,体会着白云细腻的肌肤。“哦…哦…这样…真好…张海…好舒服…舒服…” 他的手继续撩弄白云的处女穴,同时他的嘴也没闲着,从白云的耳根后开始舔,一直舔到背后,白云则全身痉挛,娇喘连连:“啊…啊…”他知道白云已经忍不住很想要他去干,可是他却要白云多等一会,让白云先高潮再干干。于是他的手也毫不停止的爱抚白云的处女穴,使得白云淫叫连连: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啊……不……行……了……” 白云喘息着,摇动着身体,这时他换一个姿势,将头埋进白云双腿之间,用舌头舔泛滥成灾的处女洞口,并将从洞口流出的淫水喝下,并用舌尖轻舔拨弄洞口的阴蒂,已经快高潮了: “哦……张海……舔…舔…哦…哦…舔得好舒服…喔…哦哦…这样……不…不行了啊…哦…哦…要……”
  
  白云的娇嫩的小屄像是地震般,淫肉剧烈地翻动,淫水如同决堤般汹涌而出,如同羊癫疯般痉挛着,肌肉完全绷紧,张海没有停止工作,一边大口地吞咽白云的淫水,一边用手指在阴蒂加大拨弄的力道,白云也已达到疯狂的颠峰。此时,白云的身体突然弓起来,然后重重躺在床上,然后一会儿气喘嘘嘘说:“张海…呼……你要弄死我了…呼…从来…没有尝过…这样疯狂…的快感”
  
  “是吗,那待会会让你更舒服的,云” 于是,他将他的大鸡巴移到白云的嘴巴前:“云,好好服务我的鸡巴吧!如果服务的好,我再让你爽上天”白云听到之后脸红的把张海的鸡巴含在了嘴里,而他则再一次将他的头埋进白云的双腿之间,舔那刚才泛滥成灾的处女穴口和阴蒂,白云因张海的鸡巴太大而无法整根含入嘴巴中,而呻吟着:“呜呜…嗯……呜……呼…” 张海的鸡巴在白云嘴巴服务下涨得更大,白云的舌头有如舔冰淇淋般舔白云的龟头。白云含的很紧,含得鸡巴涨得更大!张海爽得不由哼出:“哦……哦……好舒服……好舒服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好舒服……云……哦……云……你含的真棒……含得鸡巴爽死了……哦……我的好情人……哦……好姐姐……哦……我快爽死了……哦……云……云……哦……我爱你……哦……鸡巴爽死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云……哦……鸡巴太爽了……哦……我会爽死……哦……好姐姐……你的嘴巴真好……哦……云……我会爽死……哦……哦哦……”
  
  白云则在张海的舌头进攻下惊呼连连,喉咙发出了呻吟声,手也握住了他的鸡巴,轻轻的来回套弄含着……张海吻着阴毛、阴唇,乃至白云最敏感的阴蒂,红红的阴蒂,因为过度的兴奋,膨胀而充血,显得更加突出,更加的迷人。白云断断续续的哼着:“嗯……嗯……好爽……爽……嗯……爽死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好舒服……好爽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小穴爽死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好爽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好张海……嗯……我……嗯……受不了……嗯……”白云的手也死命的抓住了张海的臀部,身体一阵猛顿,阴户拚命的往上顶。 “嗯……好张海……嗯……快不要舔了……嗯……不要舔了……小穴痒死了……求求你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我受不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受不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张海……受不了……”平日里端庄而忧郁的女孩,一旦性欲来临时候也变的如此淫浪,这让张海很兴奋。白云的淫叫,再加上臀部大力摆动,已近于求饶,疯狂的地步。处女穴里的淫水,如溪水般的时大时小,阴唇更是一张一合的,像想夹住什么东西。 “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怎么这么爽……怎么这么舒服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我好爽……哦……好爽……嗯……海……爽死了……嗯……好张海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小穴快爽死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舒服死了……嗯……舒服死……嗯……爽死了……”
  
  白云被舔的兴奋难耐,频频哼叫着:“求求你……白云受不了……里面痒死了……呀……受不了……好张海……快……张海……我真的受不了……快用鸡巴干我……啊……”
  
  没多久,张海的鸡巴也忍不住要爆发,于是他连忙的推开白云的头,将鸡巴移到白云雪白的乳房上,此时张海的鸡巴终于忍不住“爆发”的喷满了他的精液在白云的乳房、身体上。“喔……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鸡巴爽死了……哦……” 鸡巴一阵又一阵的跳动,一次又一次的收缩,弄的白云整身都是精液,二十公分长的鸡巴这时也萎缩不起,白云看了之后二话不说,用手握住张海的二十公分长的鸡巴,有如打手枪般的上下搓揉,一会儿鸡巴又是海纠纠,气昂昂的“抬头挺胸”而张海呢!全身炙烫发热,欲火就像渤情素的燃烧了整个人,他唯一想做的就是干穴,他要干白云的处女穴。 他压住了白云,压在白云那美丽动人的胴体上,他准备好好享受这未经人事的世外桃源。白云的的处女禁地,早已禁不住欲火春情的刺激,淫水像黄河泛滥似的,不时的向外汨汨的流出,那两片阴唇一张一合的蠕动,似乎想含住什么。 阴蒂更因为淫水的侵润,春火的燎原,显得更加的鲜红,而又夺目。鸡巴终于又顶上了白云的穴口,可是张海并不急着让鸡巴进去,只是在白云的处女洞口中间,阴蒂上来回磨擦,鸡巴的磨擦,更把白云弄的娇躯一阵猛顿,阴户拚命的往上顶,磨得白云更是需要,更是需要鸡巴的滋润。
  
  张海身体往下滑了一点,鸡巴头对正处女洞口,略一用力,顶了进去,他的鸡巴,才插进五公分左右,便听到白云的尖叫, “痛……痛呀……痛死了……你不要动……好痛……张海……好痛……” 龟头似乎被什么东西挡住,原来是处女膜,张海看着白云,只见白云眼角痛得流出了泪水,脸色一阵青,一阵白。张海说:“你别紧张,放松!”张海按住鸡巴不动,让龟头在穴口活动,跳动,轻轻的抖动着。吻着白云的耳根,脖子,额头,白云的嘴,并用手轻揉着白云的敏感乳房。过了好几分钟…… 白云的脸色由白到红,樱桃小口更是微微张开,张海感觉到白云的处女穴似乎是往上顶了两下鸡巴。
  
  “海,嗯……你再插进去试试看。” 白云的手环抱在张海的臀部,彷佛暗示他用力插进去,鸡巴藉着余威,再一顶“噗滋”一声,立刻插入白云的处女穴深处,但是白云痛的几乎昏过去。这时张海停止动作,感觉白云的肉穴真紧,朝穴口看,看到从白云的穴口流出红色的血:白云的第一次被张海夺走了! “啊……痛……好痛喔……痛死白云了……小穴裂开了……啊……喔……你的……鸡巴……太大了……小穴涨裂了……停……你不要动 ……小穴受不了……痛……”她的小屄的确是太小太紧了,夹的鸡巴有些痛,“云,你忍耐一下,等一下就会舒服的!”
  
  “……可是……小穴……痛得……受不……了……宝贝……小穴……好……像……涨裂了……”
  
  “好云儿,过个几分钟,你的感觉就会不一样……我现在开始轻轻的动,慢慢的抽,如果你很痛,我就不插了。” 于是,张海轻轻的把鸡巴抽出来,在白云的洞口又插回去,如此来回抽送几十下,白云连眉头都没皱一下,张海知道可以了,但是他还是轻柔的抽送。不知过了几分钟,白云渐渐尝到美味,领略到快乐,淫水比先前所流的还要多,喉咙所发出的淫叫声,比刚才的好听的太多了。“啊……啊……我……嗯……我下面好痒……嗯……海……我的里面好痒……嗯……嗯……你快一点……啊……快一点……嗯…嗯……”
  
  “云……你开始舒服了是不是……我没有骗你吧!?” 看着白云的淫浪的表情,把张海那原先怜香惜玉之心又给淹没了,现在不管白云是真痛假痛,张海也要开始卖弄了。鸡巴每一次插到底,屁股就旋转一下,每一次抽出来,都是整根抽出来,让她的淫穴,有着实实虚虚的感觉,让淫穴对鸡巴美感持续不断。张海这样的抽插淫穴,更让白云舒服不已,淫叫连连。
  
  “嗯……嗯……好舒服……嗯……好爽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小穴爽死了……小穴爽死……了……嗯……小穴好爽……嗯……我好爽……嗯……”
  
  “好云儿……哦……你的小穴真好真美……爽死我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”
  
  “嗯……好爽……嗯……小穴好爽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我痛快死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好爽好爽……哦……弟……你的鸡巴好会干……我里面好舒服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好个……鸡巴……嗯……好张海……你太好了……嗯……”
  
  “滋……滋……滋……滋……啪滋……啪滋……啪滋……”是张海的鸡巴和白云的淫穴的肉撞肉声! 再加上白云的淫叫声:“嗯……嗯……你太会干了……嗯……好爽……嗯……” 白云的淫叫声,连绵不断,叫的好迷人,叫的好淫荡。白云的两只脚,像是踢足球,不停的乱蹬,不停的乱顶。白云脸上的表情真是美极了,春情洋溢着,在白云的脸上出现了红晕,吐气如丝如兰,美目微合,这种表情看了更是血脉贲张,心跳加速。
  
  “海……嗯……真美……嗯……太美了……哦……嗯……好大……鸡巴……爽……美死白云了……嗯……啊……爽……爽呀……哦……真爽……嗯……弟……嗯……你的鸡巴……嗯……太爽……了……嗯……太妙了……嗯……太好了……嗯……鸡巴……你干的我太爽了……嗯……” 只见白云一面淫叫,一面双手紧紧的抱着张海,双腿则高高的跷起,臀部更是极力的配合迎送鸡巴的抽插。
  
  “实际上,云,你也是很淫荡的哟!”张海一见白云是如此淫浪,柳腰款摆,极尽各种淫荡之能,鸡巴更是疯狂的猛干,如快马加鞭,如烈火加油,狠狠的抽送,干的山崩地裂,山河为之变色。
  
  “啊……海……不许笑我……还不是你害的……快……用力的干小穴……啊……要爽死了……爽……快……呀……要升天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此时张海挺腰,送力!啪!啪!啪!好清脆肉声。滋,滋,滋,好大的水浪声。
  
  “宝贝儿,云儿,要说肏,要说屄!什么穴穴的不好听!”
  
  “啊……啊……痛呀……小穴涨死了……啊……你的鸡巴怎么这么大…小屄痛呀……海……你轻一点……力量小一点……小穴会受不了……啊。……痛……海弟……啊……”
  
  “云儿……哦……我的好云姐……哦……你到底是要我狠点……哦……还是轻点啊……哦……你忍耐一下……哦……忍耐一会儿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”
  
  “海弟……啊……海……你干……的力量……实……在……是……太大了……啊……太大……力了……小穴痛死了……啊……鸡巴变得好大…啊……” 张海不理会白云的哀叫,喊痛,依然是重重的干,狠狠的插。嫩屄被鸡巴的陵沟,一进一出掏出了不少淫水,溅得大腿内侧,阴毛,周围,淫水弄得黏湿湿的,好不腻人。白云被张海这一阵子的狂插猛干法,弄得有点昏昏沈沈的,整个四仰八叉的不再乱蹬乱顶,只剩下喉咙间的呻吟声。 “海……啊……弟……屄里酥麻了……啊……又酥又麻……啊……子宫口顶得好舒服啦……你的力量太大了……啊……”
  
  “好姐姐……哦……浪妹妹……哦……过一下你就会爽……哦……”
  
  “嗯……小屄受不了……嗯……海弟……轻一点……弟……嗯……”
  
  张海就这样干着白云,大约抽插了五百多下,白云又苏醒了,渐渐的,又开始了浪叫,香臀的扭动更大,更快。 “嗯……嗯……小屄被你肏的又舒服又痛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大鸡巴……哦……我的花心爽死了……哦……嗯……”
  
  “好云儿……浪姊姊……屄开始舒服了吗……哦……”
  
  “嗯……好爽……嗯……海弟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小屄开始爽了……哦……小屄被干的好爽……嗯……重重的干……对……大力的肏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小屄好痛快……嗯……”
  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小屄好舒……服……嗯……我乐死了……哦……爽死了……哦……云儿爽死了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  
  “海弟……你也快乐吗……再快一点……快……海……小屄要升天……了……啊……快活死了……啊……”
  
  “好云儿……好老婆……我肏你的小嫩穴……爽死了……好骚的浪屄啊……哦……”
  
  “好张海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受不了……啊……要出来了……啊……快……呀……使劲肏我…快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升天了……啊……我好爽……好……爽……哦……爽死……啊……升天了……”
  
  “云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我也要出来了……啊……出来了……啊……让我们一起飞吧……啊……舒服死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”
  
  鸡巴一阵抽搐,一股浓浓精液,完全射进白云的肉穴里,烫得白云又是一阵头抖,一阵浪叫,张海猛喘着大气,汗像雨水般滴滴的往下来,他和白云同时高潮了。“你真的很淫荡啊!”张海喘息着抚摸白云柔软细长的阴毛,白云依在他的怀里说:“你不会看不起我吧!?”张海吻吻她的脸蛋说:“我喜欢床上淫荡的女孩!”“你喜欢?真的吗?”白云扭过头去用手捧住张海的头,张海用力点点头。白云说:“你这么会干,能告诉我你和多少女人干过吗?”张海笑着说:“今天这么好的气氛,我们不说这个,好吗?”“不,我要听!”“别,我怕你生气!”白云叹口气说:“我明白自己,我不过是你生命中的一个过客,你也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过客,我们不可能成为情侣或夫妻的,我感激你,把我的第一次给你,我不后悔,你说吧,我听听我的第一个男人有多大的魅力,吸引了多少女人。”
  
  张海看她一脸的真诚,在她红红的嘴唇上重重的亲了一口,缓缓的讲了自己的性史,只是把她妈妈陈菲的一段隐瞒了下来。当听到张海连他自己的妈妈和姐姐也肏的时候,她惊讶之余身体颤抖不停,张海讲诉他和同学以及同学妈妈的性事的时候,白云突然问:“你别是也想干我妈妈和妹妹吧?”张海搂住她说:“说不告诉你吧,你非要听,听了就胡思乱想。”白云说:“你可不许对我妹妹下手啊,她太小了,她对你的印象很好,在我面前说了你好多好话!真的我警告你啊!不许打我妹妹主意,还有啊,这几年我爸爸和我妈妈生活很苦,表面上看不出他们俩有什么不妥,你不可以……”
  
  “好了好了!”张海抱紧白云说,“不说了,看你听故事都听兴奋了,你的小屄又出水了!”
  
  白云娇嗔的在张海鸡巴上打了一下说:“还不是你,讲这么下流的故事来勾引人家!”
  
  房间内窗帘紧闭,灯光昏暗,一对赤裸的年青人搂抱折在床上,气氛很淫秽。白云柔若无骨的依偎在张海的怀里,娇躯轻轻的扭动,身体燥热,张海亲吻她的脸颊问:“宝贝儿,还想要吗?”白云害羞的点点头,双眼脉脉含情。张海把白云抱在自己胸上说:“这回你来,好吗?”白云紧闭双眼,把腿打开,让张海的鸡巴顶在自己的阴户上,鸡巴插进了她紧凑的小屄里,紧紧勾住张海的脖子。张海有力的双手托着白云的体重,白云感到自己只要轻轻扭动一下腰部就可以得到极大的快感,不停的扭着挺着自己的腰部、噗疵噗疵的声音不断从自己小穴那边传来,可见淫水丰沛的程度是何等惊人了,不停的挺动再挺动,阴道内的痒麻交集的感觉则让白云用尽力气的动着,不停的迎接张海的大老二进到自己刚刚开发的小穴之中,白云对张海完全开放了自己,又开始叫了起来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海……啊……太美妙了……啊!……”
  
  张海将白云抱起,整个人坐着、而白云则用手环住他的脖子,他的手则放在她的二片屁股上,白云的脚自然的伸展、整个人就这样坐在张海的鸡巴上,张海二话不说开始推动她的屁股,动了二三下后白云也适应了这个姿势、她开始前后摇动她的腰部追逐着快感,动作很激烈、空气中散发着色情的味道,二具肉体用力的碰撞,肉与肉接触的声音不断的发出“叭~~叭~~叭~~~”声音,另一种则是白云那令人神魂颠倒的叫床声,“啊……啊……嗯喔喔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啊……海……我好喜欢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这样搞我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舒服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  
  张海吻住了白云红唇,吸吮她的灵舌,下体向上挺动,鸡巴在白云的屄里一个劲的抽顶,龟头撞击着白云敏感的花心,令白云一次次的飞上了云端,在高潮处徘徊失魂……
  
  “哦……海……我不行了……啊……让你搞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浑身无力……啊……肏死我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屄里的水都要流光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  
  张海听到白云的求饶声,把白云放到了床上,抽出了鸡巴,把鸡巴放在白云的乳房上,双手挤压白云的乳房,鸡巴在双乳间穿行,坚挺丰满的乳房夹着鸡巴很舒服。白云喘息着,轻轻咬着下唇,闭着眼睛任张海奸淫她美丽的乳房……突然张海大叫一声,鸡巴喷出了很浓很多的白色精液,直击在白云的脸上,白云微微睁开双眼,无力的看了张海一眼又闭上,张海的精液弄得白云脸上、唇上、颈上、胸上全是……
 
  张海和白云一夜之间疯狂了无数次,第二天早上两个人都无力地瘫倒在床上,分别请了假。
 
 
(完)